瓜田囍事

【丹邕】Didn't Stand A Chance

BY 高原地形专聘科学演奏者


* 配合bgm食用更佳

Didn't Stand A Chance-Travis Garland







邕圣祐自知拿姜丹尼尔毫无办法。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对方有意无意给他的每一个暗示,都早已让他在这场战争般的感情里面,溃不成军。






邕圣祐又一次在英语课上打瞌睡了。


英语老师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德国人,讲课的时候透着那种德国人独有的严谨和冷幽默,却总是让邕圣祐听得昏昏欲睡。台上老师不厌其烦地讲解着着那场暴风雨在李尔王里面的象征性意义,邕圣祐坐在倒数第三排,上下眼皮早已开始打架,精神已经远走在云里雾里。在他就要睡着的时候,他桌边的手机仿佛是救命恩人一样地震动了一下,声音不会大到被教室前面的老师听到,却足以吵醒手机的主人。


是姜丹尼尔发来的信息。


“距离我们的毕业舞会还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你找到女伴了吗?”


“还没,你呢?”


“我也没有。”


一分钟过去了,聊天窗口上面一直断断续续地显示着对方正在打字中,邕圣祐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湿润了一下眼睛,想着对方会发什么样的消息过来。一秒后姜丹尼尔发来的消息却让他打了一半的哈欠硬生生地被吓了回去,瞬间清醒了过来。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啊,喜欢你也快要整整一年了呢。”


不同于姜丹尼尔一般的风格,这句话里面装着满满当当的细腻和多愁善感,和恋爱中的少男如出一辙。姜丹尼尔突然的告白让他手足无措,邕圣祐准备打字的手僵在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回复。


不出所料,这条消息两秒后就被撤回了,对话框里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不排除姜丹尼尔发错人了的可能性,或者只是邕圣祐睡晕了做的一场奇怪的梦。可邕圣祐回过神来之后,知道不可能是这样的。


因为姜丹尼尔这个臭男人,不是第一次对他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或者做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姜丹尼尔确实是一年前喜欢上邕圣祐的,在一年前的十二年级舞会上面。


十二年级的学生,在低年级面前威慑力不够大,又被十三年级的学长们小看。在年末给十二年级和十三年级举办舞会是学校的传统,是一个丰富经历,增强社交的好机会。


彼时姜丹尼尔虽然早就认清并且接受了自己其实是一个双性恋的事实,但空闲时间基本都贡献给了练舞和学习,全然无心谈恋爱。在学校里,姜丹尼尔也整天和他铁哥们儿金在奂,还有房客的儿子——和姜丹尼尔同一个舞社的朴佑镇待在一起,养成了自动屏蔽所有小女生的追求的习惯。


喜欢上邕圣祐这件事,不知道应该说是命中注定,还是一个偶然到不行的巧合事件。之前姜丹尼尔虽然在偌大的校园里面见过邕圣祐几面,但并没有认识对方的机会。说来也巧,舞会上他俩本来大概也是要像往常一样擦肩而过的,认识对方完全是归功于那天闹铃没响在舞会之前睡过头了的姜丹尼尔的女伴,一个暗恋着姜丹尼尔的同年级小女生。匆匆忙忙在会场关门前两分钟带着女伴入了场的姜丹尼尔,发现本该和自己一起到场一起选座位的金在奂,正坐在一个靠近摄影棚的桌子旁边,和几个姜丹尼尔不认识的男生谈笑风生。


“我歌唱团的朋友黄旼炫。” 


“这是尹智圣,坐在你对面的是邕圣祐。”


“我是姜丹尼尔。”


不知道是不是化妆的威力还有难得一次正装出席的原因,整桌的男生都看起来十分帅气,那个叫做邕圣祐的男生的颜值更是从整桌男生里面脱颖而出。雕塑般小巧的脸庞,深刻的五官,高挺的鼻子,帅气的逗号刘海。在会场整体偏暗的环境下,为了预热气氛而准备的紫色和绿色彩灯更是让姜丹尼尔眼里的邕圣祐多了一份禁欲和性感。他想他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在夜店冲昏头脑和一夜情对象上床了,在这种灯光这种环境下如果遇上个帅的,聊天勾搭接吻带走开房是分分钟的事儿。


因为他现在,就想对邕圣祐做同样的事情。






现实生活中的他和邕圣祐的缘分总是比姜丹尼尔心中想象的更奇妙。


经过一个漫长的假期回到了学校之后,两个月前自己在舞会对某个同性的迷恋已经被姜丹尼尔全然抛在了脑后。开学第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切似乎和去年没什么不同。姜丹尼尔和金在奂走在学校门口,金在奂小声抱怨了一句什么他一个半小时前给黄旼炫发的消息到现在还没收到回复,才让姜丹尼尔想起了舞会当晚坐在黄旼炫旁边的帅气逼人的邕圣祐。


姜丹尼尔在心中痛骂了一秒当时脸皮太薄所以一直没有去要对方微信的自己,心痛于今后大概是不能和那个大帅哥再续前缘了的事实。但这个念头只在他脑中存留了一分钟不到就被他消灭了——缘分不到,再怎么强求也不会开花结果的。直到姜丹尼尔坐在生物课的教室里面,一边为自己半分钟前冲进来的时为自己就抢到的好位置洋洋自喜,一边又用余光瞟见了教室门口邕圣祐不紧不慢地走进了他们班的身影。姜丹尼尔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他今天上的每一节课,似乎都可以从一众新老面孔里面瞟见邕圣祐的影子。这大概就是造化弄人吧,逼着他重新正视起了这段他本来已经打算放弃了的缘分。


“这个位置有人坐吗?”


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姜丹尼尔一激灵,扭头看向声音的主人。邕圣祐见他转过头来之后和他友好地招了招手,表情却有些害羞和认生。


“你坐这儿吧。”


邕圣祐坐下来的时候姜丹尼尔的心跳莫名快了两分。他又回想起了会场里面,闪烁的彩灯底下邕圣祐忽明忽暗的侧脸。他偷偷盯过那个侧脸,长长的眼睫毛底下是一双有气场的眼睛,眼角的三颗痣更是成为了上帝造这个男孩的时候画龙点睛的一笔。邕圣祐的嘴唇也是很薄的两瓣,好像很轻易的就可以小心翼翼地衔起来轻轻撕磨,然后男孩就会发出猫咪般的轻声呜咽。但邕圣祐笑起来却又是全然不同的样子,阳光明媚的笑容,眼角却还是一样的猫咪眼睛。


“有人说过你是猫咪长相吗?” 


姜丹尼尔盯着老师刚刚发的生物课本出神,心中所想便不经思考地说了出来。说出口之后他才觉得有些不好,用眼神和对方表达了歉意,没想到邕圣祐好像也不太介意的样子。


“没有呢,你是第一个。”


“猫咪真的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体了,没有之一。我真的很喜欢猫咪,真的,所有——都喜欢。”


身边的男孩低着头又露出了他那惯有的猫咪笑容,姜丹尼尔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对话真的糟糕透了。大概也是因为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怎么想怎么觉得刚才那些话有毛病,对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说这样子的话,不吓坏人家估计今后也会被冠上“自来熟”“拿不准度”的称号。谁知道真正糟糕的对话还在后面,姜丹尼尔万万不会想到,那个怕生的邕圣祐,听了他的话之后竟然接了一句。


“喵——”






邕圣祐发誓,他平时对不熟的人真的不是这种画风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姜丹尼尔自来熟的原因,他们俩之间好像就是有一个气场,一股吸引力,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所以他没过多久就卸下了平日里对陌生人的戒备心理。在姜丹尼尔一脸兴奋地提起对猫咪的喜爱的时候,看着身边这个眉飞色舞的大男孩,邕圣祐竟然生出了想要试着调戏一下他的念头。说出来之后他才觉着有些诡异有些暧昧——真的是太糟糕了。


他喵完以后姜丹尼尔就开始笑,止不住的那种笑,脸埋在手臂里面。而后知后觉的邕圣祐自己,一句话都不知道说什么,脸已经因为害羞而发热得厉害。他们的动静大到坐在他们前面的两个女孩子都回过头来不解地看了他们一眼,又被他们生物老师——一个严厉的印度中年女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这节课邕圣祐整个都没心思好好听。他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面都在想一些什么鬼东西,他只是被一种诡异的尴尬感包围着,还有一种他从未在男生身上体验过的心动感。邕圣祐有种预感——自己接下来一整年的生物课大概都不能集中精神好好听了呢。


邕圣祐的预感没有错。


自打那天起,姜丹尼尔基本上每次看见他都会“喵——”一声,而取决于姜丹尼尔心情的不同,他的喵的语调也会不同:有傻白甜的,低沉的,甚至是带有一些调戏意味的。而他心情好的话也会回一声“喵”,礼尚往来,邕圣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偶尔也会有那种时候,姜丹尼尔一脸真诚地盯着邕圣祐的双眼。


“叫一声嘛。”


“啊?干啥?”


“诶——哥就喵一声嘛。”


这种时候的姜丹尼尔,邕圣祐总是无法拒绝的。这种和他提着要求的姜丹尼尔,一双发亮的豆豆眼,眼睛眨巴眨巴好不可爱,偶尔还会不经意地露出一小截兔牙,脸上的肉自然地鼓着,活像一只刚在玩具跑轮上跑了好久,来主人面前寻求奖励的小仓鼠。或者是一只可爱的大型犬,一只萨摩耶,蹭蹭你之后会掉你一身毛,或者有时候调皮捣乱的时候,也可以是一只疯了的哈士奇。






邕圣祐后来才意识到,姜丹尼尔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可以随意摸下巴的小仓鼠或者傻不拉几的大狗狗。在这段关系里面,他扮演的不是什么看着姜丹尼尔的可爱而心满意足的主人,他反倒才是那个渐渐被姜丹尼尔驯服的猫。


他们俩的关系熟络地很快,现在已经基本上是无话不谈的关系了。可是邕圣祐总是觉得自己和姜丹尼尔相处起来的感觉,和自己和别人相处起来的感觉总有那么一点微妙的不同。比起别人,他好像会更在意姜丹尼尔的一举一动,他会去琢磨那人说话的用意,会因为他的激动自己也在心里暗自兴奋,看见他和别人玩得太嗨心里会涩涩的,会在心里暗暗觉得他好可爱。


“别想了,你这样子铁定就是在谈恋爱了。” 黄旼炫一副稳如老狗的样子,“来,相信我黄葛亮的恋爱方针,保你分分钟追到你任何想追的人。”


邕圣祐暗自嘀咕了一句,“就凭你,text黄?” 黄旼炫好像没听见似的还在滔滔不绝,邕圣祐只能放弃打断他的念头,在一边洗耳恭听。


如果自己是个女生的话姜丹尼尔肯定是我的理想型,邕圣祐心想,而我也一定会放开胆子去追了。可他不是女孩子,姜丹尼尔也不是。


姜丹尼尔好像就没邕圣祐想得那么多了,和他打打闹闹或者聊心里话都是日常,可关于感情方面的却经常避而不谈;偶尔还可以狠狠地撩他一下,在他一个人不知所措内心小鹿乱撞的时候装作无事发生似的离开。姜丹尼尔真的很会,邕圣祐心想,可我也真的是很喜欢他。


被撩得最狠的一次是在ktv。


是他们玩得比较好的一群人在毕业前一起去的。姜丹尼尔一直很嗨,在沙发上坐在金在奂和黄旼炫的中间,一副左拥右抱的大佬气势。邕圣祐见状也不甘示弱地故意作出小猫状地挽起了黄旼炫的手臂,看姜丹尼尔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便赌气似的干脆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地靠在了黄旼炫的肩上。高涨的气氛维持不了很久,很快大家都有点累了,尹智圣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儿,唱歌唱到了高潮部分就开始流泪,到了结尾实在是没忍住地哭了出来。


“哎,上周五智圣哥告诉我说他喜欢的女孩子有男朋友了,单恋的痛苦啊。”


邕圣祐蔫蔫的,金在奂也借着这个气氛,拿着麦唱起了任宰范的《为了你》。本来就很悲伤的一首歌在现在的气氛下听着就显得格外悲切。要不是被金在奂浮夸的表情演技逗笑,邕圣祐估计都可以听着歌直接落泪。


好像是受不住ktv里面这个悲伤的氛围,朴佑镇提议唱一首甜一点的歌来扭转气氛。姜丹尼尔自告奋勇地点了一首英文歌《Didn’t Stand a Chance》。


“诶噫——没想到一向听嘻哈音乐的尼尔居然会喜欢这种甜甜的小清新,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金在奂一个直球问句打得姜丹尼尔措手不及,一向善于言辞的姜丹尼尔竟支支吾吾了好几秒钟都没说话。


“不要管这些有的没的了,还想不想让我唱?”


金在奂急忙做出了“大佬您请”的手势,姜丹尼尔清了清嗓子就准备开始唱。


“…Used to say, it was only a matter of time

For your heart matters more than your mind

You try to fight it and I don’t know why

You didn’t stand a chance…”


邕圣祐英语不太好,只听懂了一小部分的歌词,可他敢确信的是,姜丹尼尔唱歌时候的眼神,分明是在看向他自己,毫不避讳。






十三年级的舞会当天下午,邕圣祐被姜丹尼尔单独邀请到了家里。


其实他本来并不知道去的只有他一个人,迟到了五分钟踏进门之后发现姜丹尼尔家里除了他俩之外空无一人,才知道只有自己被邀请了。对于姜丹尼尔这种行为,邕圣祐强迫自己不去多想,却屡屡败下阵来。姜丹尼尔真的很适合西服:比一般男生宽的肩膀配上运动练成的窄腰,配上高挑的个子和修长的腿,完全可以作为专门的西装模特了。


愣神的当口儿,姜丹尼尔拿着三个长条的盒子朝着邕圣祐走了过去。


“想试一下我前几天新买的领带吗?这条蓝白条纹的还挺适合你的西装礼服的。”


邕圣祐不明白姜丹尼尔突然让他试领带是为什么,但他正好闲着没事儿干就打算去试一下。看着他有些生疏的系领带的手法,姜丹尼尔想伸手帮忙却被邕圣祐挡住了。


“我会系领带的!我在家自己练习过的。”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侧着身面对面坐在床边,姜丹尼尔无奈地看着他,像是无奈地看着自己不听话的猫。


“你是不是知道我刚才打算做什么了?”


“啊?”


邕圣祐这才发现他和姜丹尼尔的距离靠得实在是有点近。姜丹尼尔一只手撑在床沿上,倾过身来看着他,一只手还正放在他的大腿上摩挲。姜丹尼尔手心的热度传到邕圣祐大腿上,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就让我帮你一次,好不好?”


虽然是请求的语气,还没等到回复,姜丹尼尔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邕圣祐的领带。领带只需最后把一头穿过中间的圆环就好了,系完之后姜丹尼尔却全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在邕圣祐还在发蒙的时候,拽着领带倾身向前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只是一个试探性的吻,或者严格来说连一个吻都算不上。只是唇瓣与唇瓣相碰,分开之际又用湿润的舌尖轻轻带过,触碰了一下邕圣祐薄薄的下唇。


“哥,圣祐哥。” 姜丹尼尔轻声唤道,温柔的声音里面还掺和着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两人之间依然只有一个近在咫尺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嗯。” 


刚才那个蜻蜓点水的吻就已经让邕圣祐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现在的情况更是让他紧张得声音都在发颤,天知道他花了多少勇气和力气才在已经快要晕厥了的情况下从喉咙口里面挤出这一个单音节的。


这个答案换来的是一个更深更久的吻。在邕圣祐盯着面前自己深爱的西装男孩愣神之际,姜丹尼尔十分轻易地就攻进了他的牙关,对邕圣祐进行了一顿啃咬和舔舐,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


一吻完毕。姜丹尼尔用手托着邕圣祐的下巴,邕圣祐被他这样突然的动作搞得差点没憋住就要漏出嘴边的扑哧一笑。


“你要干啥?”


姜丹尼尔的神情依然十分地严肃和认真。


“你还记得那天在ktv里面吗?”


邕圣祐点了点头。


“我那首歌就是唱给你听的。I'm convinced from the moment I tasted your lips

All I needed was just one kiss. 你还记得吗?” 


邕圣祐不好意思说他不仅仅记得,从ktv回来之后他还去网上搜了那首歌的歌词仔细研读了一个晚上,现在已经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


“那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


“喵。”






-end-






评论(33)

热度(459)

  1. 双下巴瓜田囍事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我不是daniqi老师也不是羊老师或者米奇,我是高原地形专聘演奏者下巴🙋 饺子和我说她在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