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囍事

【丹邕】公主病

BY 蒙面歌王



 

1.

 

海堡国的王子邕圣祐要嫁人了。

是的没错,是嫁人。

 

话说起来有点长,总结就是飒魔国王子某天看见了海堡国的公主,一见倾心。说只要把公主嫁给他就与海堡国世代交好,否则强取豪夺也得把公主抢过来。

 

飒魔国听这名就霸气,又飒又魔的,人家也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第一强国发话了,小小的海堡国不敢不从。

可问题是海堡国根本没有什么公主,只有一位王子。

 

海堡国国王以为王子错把侍女认成了公主,于是邀请王子来宫里赴宴。

王宫里所有的女性都在王子眼前露了个脸,王子哪个都没看上。

 

偏偏是去后花园里透气时,看到了从窗边闪过的邕圣祐。

王子激动地拽着仆人的手说,那就是他要找的公主!

 

这下闹了个乌龙,可王子就是认定了那是公主,任旁边的人怎么说就是要娶她。

国王王后不敢直说,只能旁敲侧击。

最后却是把王子惹急了,扬言不把公主交出来,明天就派人来攻城。

 

没办法,邕圣祐就出嫁了。

 

 

 

邕圣祐戴着厚厚的假发,穿着繁琐的裙子,坐在马车里,跟着姜丹尼尔一起回飒魔国。

 

姜丹尼尔在国王面前凶得很,遇到了邕圣祐偏偏成了个只会脸红的锯了嘴的葫芦。

 

“你饿不饿,渴不渴?”姜丹尼尔小声问。

 

邕圣祐摇摇头。

——海堡国国王说了,他们公主有病,不会讲话。

 

邕圣祐没心思吃喝,只想着怎么不露馅地逃出去。

 

姜丹尼尔悄悄去抓邕圣祐的手,邕圣祐嗖地抽了回来低下了头,长长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表情,姜丹尼尔自己的脸红了一大片。

 

就这么,俩人回了飒魔国。

 

 

2.

 

在飒魔国待了一个多月,邕圣祐没找到逃出去的机会,却一直在露馅的边缘试探。

 

大婚那天,俩人走在飒魔国的中心大道上,旁边的民众热情地向他们扔鲜花。

邕圣祐听到旁边有人小声在说:“这公主漂亮是漂亮,怎么这么高啊。”

 

邕圣祐闻言赶紧弯了弯自己的膝盖,这一路走得着实辛苦。

 

 

还有那天,姜丹尼尔的小侄子来宫里玩耍,赖在邕圣祐旁边不走了。

邕圣祐抱着他倒是不费劲,只是这小子指着邕圣祐的喉结说:“公主,我爸爸这里也有小石头哦!”

 

吓得邕圣祐以后一直穿高领的礼服。

 

 

还有,新婚之夜,姜丹尼尔熄了灯就想与他亲热,这哪能亲热,姜丹尼尔有的他邕圣祐一样也不缺,亲热岂不是马上露馅。

 

邕圣祐用行为狠狠地拒绝了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只当她害羞。

 

 

还有一次,邕圣祐在城堡后面的河里玩水玩的开心过头了,忘记上岸后把卷着的裤腿放下来,那浓密的腿毛让姜丹尼尔递毛巾的手愣在了原地。

 

还是邕圣祐带来的小侍从激灵,张口就来:“我们公主她有多毛症。”

——国王临走前嘱咐了,遇到事就说公主有病。

 

 

所以啊,飒魔国的坊间一直流传着这么个消息。

“王子娶回来的这个公主浑身是病呐,不会说话,多毛,长喉结,还是贫乳。”

“呔!谁说贫乳是病!”

 

 

3.

 

话说邕圣祐装哑巴装了快半年了,实在是憋得慌。

来这时间久了,虽然一直在露馅的边缘试探,但一直没真正露馅,他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姜丹尼尔不在的时候,他就关着门跟小侍从聊天。

有人的时候再装成哑巴。

 

可这天,也是巧了,邕圣祐他们在房间里聊天,被临时回来的姜丹尼尔听了个正着。

姜丹尼尔怒气冲冲地踹开了房门,邕圣祐吓得一哆嗦瓜子撒了一地。

 

姜丹尼尔怒道:“谁在房间里!”

 

小侍从哆哆嗦嗦地回:“就、就我和公主。”

 

“不对!还有个男人!”

 

姜丹尼尔掀了床踹了柜子,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奸夫找出来。

 

邕圣祐和小侍从挤在角落里像两只鹌鹑。

 

邕圣祐一直在使眼色问小侍从怎么办,小侍从抓耳挠腮地不知如何是好。

 

姜丹尼尔没找到人,怒气冲天地过来质问邕圣祐。

他觉得他对邕圣祐够好了,这人居然还敢给他戴绿帽子!

 

邕圣祐连连摆手,一直用嘴型说着他没有。

 

姜丹尼尔拔出剑来,噌地一下子逼在了邕圣祐脖子上。

小侍从吓得瘫倒在地上。

 

姜丹尼尔到底没下去手,转手把剪指向小侍从,问他奸夫去了哪里。

 

小侍从盯着那闪着光的剑尖,只会一个劲地说没有。

姜丹尼尔剑又往前逼了一寸,小侍从临危生智,脱口而出:

“我、我会口技!”

 

邕圣祐冷汗把衣服都湿透了,听到这句话松了口气。

 

姜丹尼尔用剑指着小侍从让他表演一段。

小侍从声音尖细,邕圣祐的声音比他低沉。小侍从只能使劲压着嗓子模仿。

 

姜丹尼尔听到之后却笑了“你当我是傻子吗!”

说罢,提剑就要往前刺。

 

“停!!!”

 

一个男声在姜丹尼尔耳边响起。

他猛地转头。

 

邕圣祐面色通红地说:“是我。”

 

 

4.

 

姜丹尼尔要疯了!

他掏心掏肺爱了半年的公主居然是个男人!

 

公主没病,有病的是他!

 

所以,跟他分着一块牛排吃的是一个男人。

和他一起荡秋千的是一个男人。

和他一起放风筝的是一个男人。

和他一起看星星的是一个男人。

他每天搂着睡觉的也是一个男人!

 

姜丹尼尔气得要爆炸,一气之下骑马跑出了城堡。

 

 

邕圣祐在城堡里战战兢兢地坐着,生怕姜丹尼尔命令侍卫们把他抓起来砍死。

 

“公、公主,我们怎么办啊……”小侍从小声地问。

 

“都露馅了还叫什么公主。”

 

小侍从偷偷看了他一眼问:“王子,我们怎么办啊……”

 

“大不了就逃出去呗。我观察过了,西南方向守卫最薄弱,每天下午6点交接班,有两分钟没有守卫。”邕圣祐摸摸鼻子说,“唉,我还有点舍不得了。”

 

小侍从抿了抿嘴没说话。

 

房间门砰地一声被人撞开,邕圣祐第一反应是有侍卫奉命来杀他们了,蹭地站了起来。

 

结果进来的人是老管家,跌跌撞撞地扑倒邕圣祐跟前说:“公主大事不好了!王子被强盗抓走了!”

 

“怎么回事!”

 

老管家情急之下居然忘记了公主是个哑巴,耳目昏花的他也忽略了这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

 

“王子他不知因为何事气呼呼地跑出了城,剑也没带,结果半路遇到了一伙强盗,跟着他的侍卫侥幸逃出来报信,王子他却被强盗抓走了!”老管家老泪纵横,“公主,这可怎么办啊!”

 

国王和王后在他们结婚那天当晚就携手云游四方去了,眼下王宫里地位最高的就属邕圣祐这位“公主”了。

 

邕圣祐当机立断,飞快地点了一队侍卫,拿起姜丹尼尔扔在房间里的剑冲出了王宫。

 

 

姜丹尼尔被绑在地牢里,嘴角渗出血来,那是被强盗打的。

 

那伙强盗抓到他就在想怎么处置他,杀是不能杀的,姜丹尼尔毕竟是一国王子,他们这群强盗怎么也不能跟军队比。

不能杀,但却可以拿他当人质。

 

有人提出换珠宝,有人提出换武器。

这时候一个尖嘴猴腮的强盗探头道:“头儿,听说王子娶的那位公主长得特别美,不如……”

 

强盗头子摸着胡子淫笑着点了点头。

 

姜丹尼尔气得眼都红了,一头撞向了那强盗头子。

 

结果被强盗抓起来挨了好一顿拳脚。

 

 

正想着,地牢里来了两名强盗,把姜丹尼尔推了出去。

姜丹尼尔来到地面却看到了刚刚脑子里想着的那个人。

 

邕圣祐站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头发乱了,裙子也脏了。

 

“喏,王子给你们带来了。那你也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美丽的公主。”强盗头子说。

 

邕圣祐点了点头,押着姜丹尼尔的强盗把他猛地向前一推,侍卫跨出一步去接姜丹尼尔,强盗头子伸手就要去拽邕圣祐。

 

姜丹尼尔这才明白了邕圣祐要干什么,怒吼道:“不行!”

 

强盗头子伸手就把邕圣祐拽到了怀里,像是偏要刺激姜丹尼尔似的,大笑着一把扛起了邕圣祐。

 

姜丹尼尔被侍卫按着动弹不得,还没挣脱开,屋内情况大变,那强盗头子突然倒地,众强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侍卫割开了姜丹尼尔的绳子,在他手里塞了一把剑。

 

那面倒在强盗身上的邕圣祐猛地起身,拔出了插在强盗头子胸口的匕首,飞身扑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强盗。

 

姜丹尼尔和侍卫也亮出了武器进入了这场厮杀。

 

 

邕圣祐这一招杀了他们个猝不及防,群龙无首,加之屋外还有他们的增援。没一阵子,这帮强盗就被制服了。

 

屋内的局面控制地差不多了,姜丹尼尔提着剑走了出去。

 

“丹尼尔。”

 

姜丹尼尔兀地想到,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邕圣祐喊他的名字。

 

“丹尼尔。”见他脚步没停,邕圣祐又喊了一遍。

 

姜丹尼尔没回头,低声道:“你走吧。”

 

“真的吗,那你不会去攻打海堡国吧。”邕圣祐问。

 

姜丹尼尔苦涩地想,原来他跟我在一起也是因为怕我。

“嗯。”

 

于是邕圣祐真的走了。

姜丹尼尔听到逐渐走远的脚步声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挺拔的背影。

 

 

5.

 

姜丹尼尔回到城堡的时候,老管家早早地在门口候着了。看到他伤痕累累的脸,管家心疼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姜丹尼尔下了马就一言不发地往房间里走,管家跟着走了几步才突然发现,公主怎么不见了?

 

“王子,公主她?”老管家在姜丹尼尔身后问。

 

姜丹尼尔猛地停下了脚步,转身对着后面的侍从们咬牙切齿地说:“以后谁都不许提她!”

 

侍从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低着头说“是。”

 

没人再提邕圣祐这个名字,可是姜丹尼尔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早上醒来还没睁开眼,他已经习惯性地伸手去找身旁的人。可是入手间的却是冰冷的被褥。姜丹尼尔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的公主是个骗了他的男人。

 

环顾四周,发现到处都是邕圣祐生活的痕迹,桌子上放着他摘回来的花,床头还有他没读完的书,窗台上还放着半块没吃完的饼干,是邕圣祐前天自己做的。

 

邕圣祐不怎么与别人交往,其他女眷上门来的时候,邕圣祐每次只是见一面就离开了。姜丹尼尔当时觉得她不会说话喜欢安静,可是细想邕圣祐虽然不会说话,但和他相处下来明显感觉他是个开朗的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一直在克制,但是能感觉得到他还是喜欢热闹的。现在想来,不爱与人交往怕是怕自己露馅吧。

 

一天过去了,姜丹尼尔慢慢冷静了下来,归根结底如果不是他强迫海堡国的“公主”嫁给自己,邕圣祐也不会假装公主骗他。

所以他这都是他自作自受吗?

 

可是姜丹尼尔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不仅是因为他收到了欺骗,还有别的什么,但是他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6.

 

在邕圣祐走后一个月,飒魔国国王和王后,也就是姜丹尼尔的爸爸妈妈回来了。

 

姜丹尼尔的妈妈给了姜丹尼尔一个热情地拥抱,问他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挺好的。”姜丹尼尔笑笑说。

 

“咦,圣祐呢,怎么没见她?又生病了吗?”王后问。

 

姜丹尼尔面上一僵,低声说:“没生病,发生了点其他事情,我晚点跟您解释。”

 

王后没多想,只当他俩闹矛盾了,挽着姜丹尼尔的胳膊说:“年轻人吵架是正常事,你们要互相包容啊。”

 

姜丹尼尔点点头没说话。

 

“对了,你们是不是要准备去海堡国了呀?”

 

“什么?”

 

“她哥哥不是要结婚了吗,圣祐不回去参加婚礼吗?”

 

“她哥哥?”姜丹尼尔记得邕圣祐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是啊,我和你爸爸路过海堡国听到的,说是海堡国王子六月十六号要举行婚礼呢,你和圣祐是不是要回去……”

 

什么海堡国王子?!那分明就是邕圣祐!

邕圣祐六月十六号要结婚了!

 

姜丹尼尔没听清楚他妈妈后面说了什么内容,满脑子都是邕圣祐六月十六号要结婚了。

 

当姜丹尼尔骑着马疾驰在去往海堡国路上的时候,脑袋才慢慢清明过来。他去干什么呢,邕圣祐结婚了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不只是生气,姜丹尼尔心里酸胀地厉害。

一想到邕圣祐要跟另一个人结婚他就气到想发疯。

 

三天后,六月十六日,姜丹尼尔终于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海堡国。

 

但是站在王宫门外他却犹豫了起来。

 

见到邕圣祐说些什么呢?

 

他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姜丹尼尔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

 

邕圣祐要结婚了,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俩已经没有关系了,邕圣祐是个男人,并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公主,他为什么要在乎邕圣祐是不是要跟其他人结婚。

 

姜丹尼尔内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答案,但那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姜丹尼尔压了下去。

甚至都站在王宫门口了,他被自己的那个念头吓到,产生了回去的念头。

 

正想着,王宫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人站在门口说:“王子今日大婚,邀请全城百姓观礼,欲参加者皆可进入王宫观礼。”

 

姜丹尼尔听到后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跳下马就冲进了王宫。好在看热闹的百姓很多,他并没有显得很突兀。

 

 

王宫里的景色和他上次来并没有很大的差别,只是多了很多鲜花装点,整个王宫里都围绕着一股喜悦的氛围,每个人脸上都洋溢开心的笑容。

只有姜丹尼尔是那么格格不入,他要气炸了。

 

 

7.

 

姜丹尼尔在王宫里寻找着邕圣祐的身影,而邕圣祐在房间老神在在地吃着坚果。

 

国王和王后却一脸焦急。

“孩子啊,你说你要结婚,这都没有新娘子怎么结啊!”

 

“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这马上就要举行仪式了,结果连新娘都没有,这种事能么能拿来开玩笑呢!”

 

当初邕圣祐从飒魔国回来什么话都没跟国王和王后说,一个人在房间里憋了半个月。

 

国王和王后都觉得他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但却又不敢问。

 

直到半个月前,邕圣祐突然跑过来跟他们说他要举行个婚礼时,二人都愣住了。

没听说自己儿子喜欢什么人啊,怎么就突然要结婚了?

 

无论他们怎么问,邕圣祐都拿一句“到时候就知道了”回应。

 

可是这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连个新娘的影子都没看到,这“到时候”要到哪个时候啊。

 

邕圣祐的小侍从突然跑了进来,凑到邕圣祐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邕圣祐起身把手里的果壳放进盘子里说:“我去换礼服了。”

 

 

姜丹尼尔见到邕圣祐时,邕圣祐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正在对着镜子整理脖子上的领结。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穿着男装的邕圣祐。

 

一个月没见,姜丹尼尔却觉得像是过了很久。他怔怔地盯着邕圣祐,不知道怎么开口。

 

穿男装的邕圣祐真好看。

 

邕圣祐见到他有点惊讶地问:“丹尼尔,你怎么来了?”

 

姜丹尼尔张了张口没说话。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来。

 

“你是来参加婚礼的吗?”邕圣祐笑着问。

 

姜丹尼尔握紧了拳头,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干涩的“是”。

 

“谢谢你啊。”邕圣祐看了看他说,“但是你要不要换身衣服。”

 

姜丹尼尔这才对着镜子打量了下自己,他这一路策马狂奔,整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哥王子,倒像是个乞丐。

 

邕圣祐招来一个侍从,“让他带你去换身衣服吧,再洗洗脸。”

 

姜丹尼尔认得他,是跟邕圣祐一起去飒魔国的那个小侍从。

 

“你要跟谁结婚?”姜丹尼尔哑着嗓子问。

 

“马上你就见到啦。”

 

“你……你喜欢她吗?”

 

邕圣祐笑得很开心:“喜欢啊,当然喜欢啊。”

 

姜丹尼尔感觉嗓子堵得厉害。

他突然想问,你喜欢我吗。

 

“快去换衣服吧,我赶紧去过去了。”邕圣祐说,“待会见。”

 

 

8.

 

姜丹尼尔被小侍从推着去换了衣服,又浑浑噩噩地跟着小侍从七拐八拐地往婚礼现场走。

 

他脑袋里乱极了,一会儿有个声音说让他把邕圣祐抢回来,一会儿有个声音说要他祝邕圣祐幸福。

 

是了,他已经确定自己喜欢上了邕圣祐了。就算在王宫门口还在犹豫,但是见到邕圣祐的那刻,他内心的嫉妒与苦涩已经清楚地告诉他,他喜欢邕圣祐。

 

小侍从在他跟前推开了一扇大门,从后面轻推了他一下,姜丹尼尔懵懵地走进去,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条长长的红毯上,红毯两面是面带微笑的宾客,而红毯尽头正是占满了姜丹尼尔脑袋的邕圣祐。

 

大厅里响起的婚礼进行曲把他拉回现实,这是邕圣祐的婚礼现场,那自己这是?

 

姜丹尼尔看着邕圣祐的笑容慢慢地向他走了过去,和他一起站在神父面前,在邕圣祐后面说了“我愿意”。

 

所以,邕圣祐结婚的对象是他,是他姜丹尼尔?!

 

然后,邕圣祐吻了他。

 

 

8.

 

“你居然串通我爸妈一起骗我!”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不开窍!”

 

 

后.

 

“哎,知道吗,公主这次病得不轻呢。”

 

“怎么了?”

 

“公主她居然变成男人了!”


“嘁,我就说嘛,贫乳才不是病。”





评论(42)

热度(905)